快捷搜索:

创新驱动竞合格局下 南海发力智能制造领跑佛山_3

  7月19日,南海史上最大规模的党政代表团赴顺德北部片区取经,与顺德党政代表团互动交流。

  此时,距离70后博士黄志豪接棒南海区委书记将近3个月。

  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4月29日,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黄志豪履新南海区委书记时以论语表达谦虚学习之心。

  此次南顺交流,既可谓学习会,也可视为中国百强县区老大、广东小老虎进入新一轮PK的战前总动员。

  今年4月佛山两会期间,市委书记鲁毅寄望南海在创新驱动、装备制造、智能制造、金融科技、民营经济、企业服务、民生建设七个方面走在全市前列,并鼓励南海和顺德开展全方位竞争,激发你追我赶的干事创业激情。

  近期,南海在人才战略、创新驱动、医疗教育等事关区域竞争力对弈中频频落子。今年上半年,南海产业经济在深度调整中迸发活力,GDP和工业增加值紧追顺德,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和税收超越顺德。在新一轮创新驱动的竞合格局中,南海能否承担厚望,在智能制造、民营经济、金科产融合等方面领跑佛山,充满想象空间。

  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是佛高区与广东工业大学政产学研联合创新而生的一个公共创新平台。 /狮山宣办供图

  一问智能制造

  工业家底如何转化为创新示范?

  今年5月,南海新兴利合成纤维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兴利)40人的销售团队被削减至11人。

  像这种大幅人员削减,对新兴利而言已是家常便饭。新兴利成长于村村点火,处处冒烟的改革开放早期。4年前开始转型升级,并成立佛山首个数字化无人车间。过去3年,新兴利生产车间从原来的180多人减少到60人,但产量比之前翻了3倍,成品率从85%提升到97%。

  在南海,像新兴利这样的传统制造企业有5万多户,铸成南海雄厚的工业家底。数据统计,南海现有规模以上装备制造企业571家,从业人员13.8万人,高端装备制造业超亿元企业112家。

  佛山立志于十三五建设中国制造业一线城市。在新一轮创新驱动竞争态势下,智能制造成为佛山的主攻方向。作为全市经济稳健发展的重要支撑,南海装备制造业的强壮体格和创新势能,为佛山发力智能制造、抢占珠西先进装备制造业产业创新高地积聚了实力和底气。

  今年上半年,依靠汽车制造业、专用设备制造业等拉动,南海区财税收入增幅明显高于去年同期,增幅均高居全市首位。从1~6月规模以上工业统计数据看,先进制造业、高技术产业增速明显快于传统产业。1~5月,南海全区装备制造业完成工业总产值688亿元(不含一汽大众),在佛山五区中排行第一。

  南海经济体系迸发的强劲活力并非偶然。2014年,佛山高新区核心区跃升为全省智能制造示范基地,先后吸引了佛山市智能装备技术研究院、广工大数控装备协同创新研究院、清华力合(佛山)科技园等创新研发平台。

  近年来,佛山高新区的带动效应持续放大。目前,园区已经聚集高端装备企业约800家,规模以上的达94家,预计上半年高端装备制造业产值可达115亿元。3D打印、机器人、互网联+智能制造等高端产业形成集聚发展之势,成为南海新兴产业快速增长的重要推动力。今年上半年,南海一次性新增4家国家级科技孵化器(全省占比27.8%),引起省政府主要领导关注。

  针对工业机器人这一核心产业,南海出台总规模5000万元的机器人产业自主创新扶持办法,聚力打造国内具有重要地位的机器人产业基地。

  然而,在一连串第一的光环背后,南海制造业庞大身躯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激流中,面临进退浮沉的重重困阻。综观全市,制造业尚处于工业2.0补课、3.0普及和4.0示范阶段。南海也不例外,辖区685个村级工业园企业3.9万家,很多工厂尚未达到2.0。

  德国的一个4.0工厂,能够比原有的3.0工厂节约40%的成本。这意味着,如果我们不抢时间发展智能制造,成本优势将荡然无存,无法在国际市场竞争。南海区经济和科技促进局(经贸)副局长冼增强深感企业升级的急迫。

  这种转型急迫感传导到众多企业。近年来,南海企业技改主动性显著提升,技改投资一直保持高位增长。近5年来,技改投入总量居于全市第一。今年上半年,南海工业技改投资占全部工业投资的比例超过了78%,完成工业技改投入79亿元,同比增幅52%。尽管如此,与批量级的村级工业园相比,南海存量优化的压力依然巨大,工业存量优势要转化为全市产业转型示范,还要化解诸多风险,今年上半年工业投资同比负增长就是一个隐忧。

  南海区副区长刘铭恩透露,未来3年,南海区技改投资目标年均增长28%,争取50%以上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施技改。

  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目标,主要路径是实施互联网+战略,引入数字化模式。冼增强表示,为了在全市智能制造做出示范,南海计划引导30家企业创造智能工厂,未来将有可能在智能制造方面形成经验标准引导行业转型成长。

  令人欣喜的是,高新技术企业已成为南海创新驱动的生力军。目前,南海区国家高新技术企业数量达到了287家(全市第一),今年主动申报高企的企业数量超过200家,年底有望实现409家的目标。

  南海顺德上半年主要经济数据对比

  二问民营经济

  千亿强企的历史空白如何填补?

  民营经济被视为南海的根与魂,为南海贡献了70%的GDP和85%的就业。

  今年上半年,南海民营经济继续保持迅猛态势,新设立个体工商户7463户、私营企业5360户,占新设市场主体总数的97.3%。累计完成个转企2089家,其中属培育对象的有1143家,提前、超额、率先完成三年目标。

  历经30多年风风雨雨,南海民营经济积淀实力雄厚。但遗憾的是,一直没有诞生千亿强企,连百亿强企也寥寥无几。据统计,南海现有超10亿企业42家,超百亿企业5家,星星多月亮少的格局在过去30多年来一直未被打破。

  回溯南海民营经济发展史,从上个世纪70年代末到90年代初,一大批南海农民洗脚上田搞贸易、开工厂、办企业,一时间,个体、联合体企业形成烽火燎原之势。

  在这个历史时期,铝型材、塑料、五金、家电、纺织等行业快速发展,奠定了南海制造业门类齐全的格局。2000年前后,南海提出政府出力、客商出资、优势互补、共创繁荣的方针,着力发展规模型和混合型经济,促进民营经济上规模、上档次;2002年初,南海出台了扶大扶优扶强奖励办法,南海民营经济获得了更大发展空间,专业镇集聚效应凸显,形成了铝型材、建筑陶瓷、纺织、皮革等在国内占有较大市场份额的优势产业。2008年起,南海开始探索强企战略,推出雄鹰计划、北斗星计划,鼓励企业以增资扩产、内部整合等方式做大做强。

  即便如此,大多数白手起家的南海企业家,不愿意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导致南海产业门类齐全,却缺乏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航母。

  反观顺德,在历经产权制度改革、商事登记制度改革,诞生了美的、碧桂园两家千亿强企,成就了佛山产业的两块国际招牌。

  鲁毅勉励南海力争在十三五 时期培育出十多家超百亿企业,两到三家超千亿企业,透露出对南海培育航母级强企的期待。

  与科技创新一样,打造百年老店的主体依然是企业,要弥补南海千亿强企空白,既考验南海政府担当,更考验南海民营企业家的视野与谋略。

  近年来,南海企业家意识到行业龙头对塑造企业品牌、拓展国际市场、提升区域实力的战略意义。比如一个70亿元产值的企业和一个10个亿元产值的企业,客户通常更愿意选择70亿元产值的企业来合作,这就是规模和品牌的效益。广东高力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梁权辉说。

  佛山老牌机械制造企业、广东东方精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精工)就尝到了兼并重组、资本运作的甜头。2014年,东方精工收购了意大利佛斯伯60%的股份,完成了瓦楞纸箱生产设备向产业链上游的延伸,实现了公司在高端瓦楞纸板生产线设备上的跨越发展;2015年10月,公司再度参股收购意大利佛斯伯集团40%股份,加速推进智能物流仓储设备平台的搭建。今年5月,公司宣布拟以945万欧元收购意大利EDF公司,再次把一家意大利企业收入囊中。

  一汽-大众佛山分公司(以下简称一汽-大众)总经理陈大鹏曾在南海区发展务虚会上建言,南海应该鼓励有实力的民营企业兼并国际上技术先进的中小微型企业,快速做大做强。陈大鹏的建言得到了在场企业代表的认同,但实际上,一汽-大众本身就代表着南海培育百亿、千亿强企的另一条路径招商引资搬大树。

  黄志豪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要把弘扬新时期企业家精神培育百年老店和招大商作为南海跨越式发展的抓手。区长郑灿儒也表示,南海将继续实施雄鹰计划、北斗星计划,扶持大型骨干企业通过企业上市、兼并重组、增资扩产、产业链整合、多元化经营等途径做强做大。目前,南海已定下了6-8-10的骨干企业培育计划,即从2016年到2018年,南海计划培育百亿企业数量分别达到6家、8家、10家。

  南海上半年部分数据

  三问动力支撑

  金科产裂变效应如何催化?

  9年前的7月,南海千灯湖板块诞生神话级的广东金融高新区,成为广东建设金融强省战略七大基础性平台之首,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的唯一省级金融后台服务基地。

  作为南海金融科技产业融合的核心区域,广东金融高新区近年来实现平台的重大突破,成为省三个区域股权交易中心之一、省第二条民间金融街(现更名佛山众创金融街),以及深交所广东省(除深圳外)唯一的路演平台、省与佛山共建的互联网+众创金融示范区。截至今年上半年,金融高新区累计引进项目267个,总投资额548亿元,吸引中高端人才3万人,已成为南海高端服务业和高端人才的集聚地。

  放眼全市、全省,南海虽然享有得天独厚的平台优势,但今年周边其他地区在金科产融合创新上已经先行一步。如顺德在今年3月结束苏州、重庆等地考察后,火速整合职能机构,新设立了金融科技产业发展局。如何发挥平台优势,在金科产融合创新上保持领先优势,值得南海更深层次探索。

  大量的民营经济、传统制造业为主、创新投入不足是南海经济的三多。南海区经济和科技促进局(科技)副局长沈海泱表示,相比于其他区域,南海有色金属加工、陶瓷等传统行业在全国处于领先地位,但偏偏也是这些行业,创新不足、人才不足的问题最为严重。

  如何解决创新力不足、人才缺乏等瓶颈?南海政府和企业界各有探索。有18年发展历史的制造企业神州禹业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州禹业),找到了以挂牌上市,为科技产业创新寻求金融支持的路子。2015年,神州禹业在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OTC)挂牌,随后快速获得银行500万元贷款。

  实际上,神州禹业并非南海区业界探索以金融支撑科技创新、产业发展的孤例。这背后是一个羽翼渐丰的资本市场。佛山众创金融街进驻的企业已达60多家,汇集民间资本超600亿元。

  7月27日,南海区将在广东金融高新区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人才板,为科技创新人才团队、项目打通对接资本市场的渠道,同时新一轮的金融创新产品即将面世。

  我们计划利用OTC平台打造一网式金科产服务平台,暂定名为创融汇,提供资本对接、政策对接、市场开拓等一网式的服务,未来共计有10条的推动创新南海 行动计划也将从科技创新、信用建设等方面促进企业发展。沈海泱说。

  目前,南海已经成立了10亿元创新创业引导基金,出台政策鼓励和奖励企业并购。一方面通过金融科技产业融合,金融支持科技创新与技术改造,再推动新项目的产业化。另一方面通过母基金、创新创业引导基金,主动融入资本化运作,通过股改、兼并等方式做大做强。

  专家观点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国家杰青、长江学者陈劲

  提高企业家界定标准

  培育行业龙头

  如何培育和打造规模龙头企业?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创新创业与战略系教授、国家杰青、长江学者陈劲认为,首先,要提高对企业家的定义标准,并非所有企业经营者都能称之为企业家。所谓企业家,要具备长远眼光和大抱负,这些是小本经营者所不具备的特质。对潜在的企业家,政府要给予一定的奖励和扶持政策。

  其次,要培育规模龙头企业,政府鼓励行业通过兼并重组集中聚拢产业资源。兼并重组可以走强强联合和强弱联合两种路径,要求企业家要有合作发展的眼光。

  一个产业拥有规模性龙头企业,有助于提高产业标准。目前南海以及国内大部分城市经济产业都是集群经济,而集群经济的缺点就是缺乏龙头企业的引领。培育出上规模的龙头企业,可以推动一地经济从集群经济迈向集团经济。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